喵!

我是來打醬油的,偶爾自肥寫文。
冰坑底,勇利派
擅長開車拋錨

 

YOI/維勇《請多指教!もちもち!》

從觀眾席丟下來的鮮花和玩偶絡繹不絕,彼時的勇利已不再視那肯定與歡欣鼓舞的聲響於無物,相反地,他從容在落下的玩偶中挑了喜愛的炸蝦離開冰場走到了KC區,在那裏等待勝生選手的不只有成績,還站著乘載他信仰與愛的人們。


----


勝生勇利很榮幸地成為更衣室最後一個使用者。

頒獎儀式後被一群媒體記者和粉絲堵在KC區旁的空地,維克多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在無場外救援的情況下,勇利只好一一接受各方的提問跟要求,等到順利從人群中逃脫而出時,其他選手早就整裝完畢等他一個人──選手們有慣例的場後聚會,冰場上的火藥味到了飯桌上都淪為打趣埋怨的話題,其中不乏約定下次再見面時一決高下、永無止盡的嘴上金牌爭奪戰以及溜冰技巧的切磋。


在眾人視線的壓迫之下,勇利迅速地鑽進更衣室內其中一間隔間,他嫻熟的脫下表演服,套上習慣的衣褲與連帽防水外套,對著牆上內嵌的方鏡將後梳的瀏海捋平,勇利的視線在整理髮型的同時,透過反射的鏡面,遮蓋脖間吻痕的蜜粉早就在穿脫衣服間蹭落一大半,嫣紅的痕跡亮晃晃出現在眼底,勇利不禁回想起前一晚因著今天的比賽而不能做得盡興的俄羅斯人,他委屈似地退而求其次把自己壓在牆上胡亂啃咬一通,一早發現痕跡無法消退的自己還發了頓脾氣,這讓勇利必須要多花一點時間遮去這些原本可以不出現的曖昧痕跡,還得提心吊膽以免被些好事的閒雜人等捉到小辮子。

之後一切的更衣動作都變得索然無味,直到勇利察覺外套的衣領與脖子相交處有個絨毛的突兀觸感──毛巾拿在手上,也不是換上的汗衫導致,在疑惑的情況下,勇利抬手往自己的脖間一抓,柔軟且帶點彈性的物體就這麼被握在手裡,他攤開一看──一個小型的Q版玩偶躺在掌心,還是自己的藍色訓練服為形象下去製作的,只有手掌大小。

勇利沒有在哪裡得到他的記憶,這小傢伙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混進他的衣領裡了,總不會是有人趁他換下表演服時偷塞到頸後吧?難不成這小可愛還會爬牆飄移?勇利打斷自己在腦中無稽之談的幻想,此時此刻他寧願相信是從哪個櫃裡掉落或哪個人惡作劇趁他不注意放進來的,要知道批集可是最喜歡對他開這種無傷大雅的小玩笑了,只是這小驚喜也未免太可愛了點。

「哇噢勇利,這粉絲可真喜歡你,還做了一個這麼可愛的娃娃。」剛好擠進更衣室的某教練兼現役選手一眼就看到勇利掌中的小東西,恰巧正面還對著他,如此可愛的Q版勇利娃娃對維克多造成一萬點視覺上的攻擊。

勇利就像這小娃娃一樣軟軟的,在維克多看來是隨時躺平任搓揉,嗯哼。

「維克多!!我不是讓你在外面等著嗎?」在驚嘆過後迎來的是有點氣急敗壞的勝生勇利,他還沒原諒這個前一晚仍對自己為所欲為的俄羅斯人,更遑論這傢伙今天又踩在眾人前頭拿下人生第6個金牌,是的,勝生勇利又拿到了銀牌,雖然回歸後的維克多會有優秀發揮在他意料之中,但是輸給眼前這個笑得曖昧的銀髮男人,在對方的色情暗示之下勇利只想給他一記暴栗。

手上這小傢伙可比他可愛多了,勇利心想。

--

整裝完畢的勝生勇利一併整理了今次粉絲們投放的紀念品,在打包好的同時,視線落到了一旁乖巧躺在椅子上的小玩偶。

「從現在開始請多指教啊小傢伙。」

揉捏玩偶頭頂時好像看到它笑了?勇利用手掌托起娃娃並在其眉間戳了戳,把自己那些恍惚中的錯覺從腦中揮去。

開玩笑,玩偶怎麼可能會有表情呢?



---

摸基摸基(もちもち)被基友說得很下流,明明就是只趴趴玩偶(大笑)




  42 6
评论(6)
热度(42)

© 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