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

我是來打醬油的,偶爾自肥寫文。
冰坑底,勇利派
擅長開車拋錨

 

YOI/維勇《長伴於此》-00

吸血鬼與人與永生的故事。

維克多是吸血鬼,勇利是人類(?)。

全文會收錄在灣家CWT暑假場的本子內。

------------------------------

 

  在一片漆黑中,勇利睜開了眼睛。
  他先是拿了床頭上的鬧鐘看了一眼──凌晨六點,拜維克多所賜,他們的房間總是黑暗一片,有時候勇利甚至分不清白天黑夜,這時候只能依靠他堅強的生理時鐘了。
  勇利小心地移動不去驚動熟睡中的愛人,試圖離開溫暖的被褥和男人的臂彎,雖然那個靈敏的傢伙幾乎是在他動作的下一秒就立刻睜開湖水藍的眼睛,眼裡倒映的是勇利最喜歡的顏色。

  「早安勇利,你已經醒了嗎?」維克多把打算離開的青年拉回懷裡,用剛睡醒的沙啞語調湊近勇利耳畔低聲說著。
  「維克多,你再睡一會吧,凌晨起床又要低血壓了。」已經習慣黑暗的勇利順勢躺在對方的懷抱裡,用睡姿不佳導致被壓麻的手掌揉了揉男人睡亂的銀色短髮,維克多可以看見愛人眼底的寵溺,不自覺又抱得更緊了些。
  「今天是禮拜六,你不用去佐曼太太那裡吧。」
  佐曼太太是勇利前陣子認識的鄰居,還從他手上學到了很道地的羅宋湯作法,勇利現在每個禮拜五都會去佐曼太太家裡學習俄羅斯料理,有空的時候甚至會去對方家中串門子。
  「這個……你先繼續睡吧,到點我會叫你的。」勇利輕輕掙脫維克多的桎梏坐起身,對方直接轉為直接撐在他的身上,雙手放在赤條條的大腿兩側──因為昨晚的激情以至於現在兩人的身體都是裸的。
  「嘖嘖,勇利要丟下我去做什麼小秘密?」維克多大有愛人不肯說就不放人的架勢,逐漸逼近被迫縮在床頭的勇利。
  「告訴你就不是秘密了啊。」到底還是有些孩子氣的行為,勇利無奈地笑著,在對方佯裝在意表情額頭上落下一吻。
  「又想這樣打發我……勇利學壞了啊。」
  「也是跟你學的,尼基福羅夫先生。」


  這是他們搬到聖彼得堡的第七十年,而與維克多.尼基福羅夫相遇,則是更久以前的事情了。

....TBC.


  38 3
评论(3)
热度(38)

© 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