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

我是來打醬油的,偶爾自肥寫文。
冰坑底,勇利派
擅長開車拋錨

 

YOI/維勇《長伴於此》-01

 

  當維克多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枕邊的位置早就沒有溫度了,房間內瀰漫一股年久陳腐的氛圍。
  只有維克多一人,他將視線放在身旁幾小時前愛人躺過的枕頭上,伸手將這個還有些許人類氣息的物體抱在懷裡,男人試圖讓自己沾染上對方的氣息以獲得紓解。

  維克多眨了眨自己原是湖水藍的眼睛──它變得漆黑,混合懾人的紅榴色。敏銳的聽覺讓他可以聽到房門外有人在說話,阻斷一切那半掩的門有光透過縫隙照射進來,為整室的漆黑帶來些許溫暖的暈黃,儘管如此維克多依然感覺不到溫度,他仰著臉用被褥蓋住大半臉龐以汲取更多愛人氣息,但是還不夠,半睡不醒的吸血鬼感覺到喉嚨似乎有火在張狂,一陣一陣燒灼他的意志,企圖讓本能占盡上風。

  好想、好想要──。
  那個能緩解自己的灼熱的東西就在外頭,他的本能如此告訴他。

  幾乎要忍受不了的吸血鬼翻身下床,信手抓了條掉在地上的浴巾披在頭上,熟悉的肥皂香味侵入他的嗅覺,卻沒有減緩渾身的不適,心中不由得泛起厭惡──維克多總是在痛恨自己身為吸血鬼的身分。

  打開房門後是一小段迴廊,連接著起居室,維克多循著聲音的和香味的來源,赤腳踏在自己為身體畏寒的愛人準備的絨毛地毯上,這些在他身上起不到任何保暖的效果──吸血鬼本來就是沒有溫度的,但現在,他能感受到從胃部蔓延至全身的灼熱正慢慢地擴散到四肢百骸。

  走廊一邊的窗簾已經被拉起,玻璃上沒有他的影子。
  血液裡的本能與理智在維克多腦中拉扯,他討厭腦中那些總是阻礙他的聲音,也厭倦吸血鬼的『飢餓』,但又無法抵抗──已經活了幾千年的習慣,斷不可能在一時之間用人為的方式強迫從身體剝除。
  於是當那個象徵歷史悠久的桃紅木門被打開後,勇利看到的是弄得渾身狼狽的維克多,雖然神情痛苦,但侵略的視線緊緊盯著自己──就像對獵物虎視眈眈的獵手。

  此時此刻放在茶几上的紅茶還冒著煙,被倒放的書籍和電視傳來的嬉笑聲響都如平常一般。


  「維克多,你……。」話還沒說完就被對方從背後抱個滿懷,吸血鬼用鼻尖蹭著他後頸的某個地方,在頸窩處有個咬痕,看得出是新舊交織而成的痕跡。習以為常的勇利早在對方撲上自己時就自動順從地側開自己的臉,好讓維克多更加容易把尖銳的獠牙抵在熟悉的位置上。
  「啊……!」一會溫馨的耳鬢廝磨後,尖物刺入皮膚的瞬間引起勇利一陣戰慄,吸血鬼的獠牙彷彿塗抹了自帶刺激的麻藥,能夠在血液脫離身體的同一時間,讓食物獲得至高的『快感』。
  當然,這種『快感』不乏性慾、幻覺,可以是一切讓『食物』自圓其說(被進食事實)的『間歇性高潮』。
  勇利可以感覺的到自己的血液正在順著他與維克多連接的地方慢慢流像另外一個人,每當維克多進行『進食』,他總是迫切地希望維克多能堅持他身為吸血鬼的本能──『初擁』他。
  『初擁』是吸血鬼將人類同化成同類的一個儀式,在儀式裡,吸血鬼必須將人類身體裡的血液吸乾,再將自己的血餵食給奄奄一息的人族,最後該名人類便會脫胎換骨,成為吸血鬼的一員。
  而勇利對於成為跟維克多一樣的血族明顯是鍥而不捨的。




....TBC.


7/15追記,修改

  15 2
评论(2)
热度(15)

© 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