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

我是來打醬油的,偶爾自肥寫文。
冰坑底,勇利派
擅長開車拋錨

 

【維勇】Day 1 相擁入眠

#同居30D

慢慢補完,會收錄在新刊



搬到聖彼得堡後的第一個冬天,起初勝生勇利是不信維克多那套俄羅斯冬天很冷說法的,老家也會下雪,他只覺得剷雪很麻煩,在底特律看到雪時也不覺得多寒冷,直到進入冬日,清晨驟降的氣溫與窗上出現凍結的冰晶,當時維克多站在房間門口,看著時間到點還沒出現在盥洗室梳洗的愛人,他一時有些疑惑便走入房間,看著鼓起的被褥就知曉對方根本被溫暖囚禁了。

「勇利,該起床準備練習了。」勇利難得睡得比自己晚,通常這個時候勇利都會做好早餐,準備擠好牙膏的牙刷和常服後,有些無奈的口吻喊自己起床,然後自己會趁機把他拉進被窩內溫存一會再放臉紅的他離開,不過今天有些反常的舉動看來是拜半夜突然的暴雪所賜。

「唔......,」好冷阿,窩在被子裡的勇利心想,他必須收回那些過於樂觀的想法。
「勇利?」維克多湊近床上隆起的那一包,隔著被子還能聽到勇利不甘的囁嚅,「嗯哼?」維克多倏地將被褥抽開,零度以下的冷空氣頓時竄入勇利四肢百骸,他不禁打了哆嗦,用微微發怒紅著眼的表情望著始作俑者。
「棉被還我。」
「喔呀?勇利今天是要翹掉練習嗎?」
「你別管我,你先去冰場。」
「這可不行,小懶豬。」
「唔......。」對話無法繼續,勇利索性轉過身去背對維克多,他將自己的身體縮的一球,俄羅斯冬天的低溫讓他有些冷到失去知覺。
早知道昨天就開暖氣了,而維克多還站在床邊,自己目前跟對方置氣也不好意思起身去開。
「你啊......。」想到前幾天勇利還信誓旦旦說著才不認為自己會被低溫打敗,維克多看著現在的勇利瑟縮在床上一角有點可憐的樣子,原本繼續捉弄的心思也滅了一大半,他複而將留有餘溫的被褥重新蓋到勇利身上,然後將自己也塞了進去。

「維克多你幹嘛......!」
「跟你一樣偷懶啊,勇利做什麼我都跟著你。」只是今天雅可夫恐怕又要因為缺席大動肝火了。「況且兩個人比較快暖和。」維克多說完就一把撈過勇利的肩膀,把人按在胸前,下巴抵在愛人肩膀上,在對方的耳廓旁呼著熱氣。
「......維克多,你好冷。」嘴上雖然嫌棄,勇利還是回攬住對方,整個臉埋在對方懷裡,不久後就發出微微鼾聲。
維克多抱緊了勇利聞著他頭髮的味道,伴隨戀人的呼吸聲之下也跟著進入夢鄉。


這不過是在聖彼得堡的平凡一日,維克多卻對此甘之如飴。
不為什麼,只因為是勝生勇利。



※同場加映一下喵喵勇利

勇利戴著貓耳還全裸穿著性感圍裙喵聲喵語的喊自己起床這種事,有點衝擊到維克多的視神經,特麼是連底褲都沒有穿......,放任白花花的屁股在自己眼前晃啊晃,維克多眨了眨眼想要從被窩裡起身去逮捕這只半夜不睡覺的小貓咪回被窩,掙扎了一下卻感覺到失重,
──他從床上摔了下來,眼前的貓耳青年消失不見,一瞬間讓維克多有些迷糊,「是夢啊......。」他後知後覺的意識到一切都是自己憑空想像,但維克多轉念一想,也不是不能在現實中實現.....!

於是在另一間房間裡呼呼大睡的勝生勇利突然在睡夢中打了個寒顫。



  71 2
评论(2)
热度(71)

© 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