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

我是來打醬油的,偶爾自肥寫文。
冰坑底,勇利派
擅長開車拋錨

 

【維勇】關於冰淇淋的執著

※想吃冰


勝生勇利覺得自己太低估俄羅斯人對冰淇淋的喜愛。

搬到聖彼得堡的日子裡,只要外出,最常看到的不是被酒精俘虜的路人,就是男女老少人手一支冰淇淋,大排長龍的店家通常都是甜筒店。就連維克多也一樣──這點在勇利第一次打開維克多冰箱時就窺知一二,滿滿的奶油味冰淇淋把冷凍庫塞得滿當。

偏偏在易胖體質的自己面前是怎樣都吃不胖的維克多,起初飯後總要來一杯甜點的羨慕演變到最後,他已經可以麻木地看著戀人挖完一大桶冰淇淋。

「吃太多小心鬧肚子。」不知道是第幾次忍不住出聲提醒吃得正歡的俄羅斯人。

「別擔心勇利,在冬季時我能吃得更多呢!」

又或者,

「勇利,冰淇淋呢?怎麼沒了!」這是打開冰箱發現沒存糧後可憐兮兮的幼稚維克多。

「勇利也來一口,胖了我陪你運動!來!啊~!」老是掐著痛處誘惑自己的惡魔維克多。

「啊~好想吃冰淇淋啊!」因為賽前要調整體態而冰淇淋戒斷症發作的維克多。

除了『勝生勇利』和『花式溜冰』這兩個話題外,『冰淇淋』彷彿成為維克多剩下的唯一詞彙。


***


「嗯哼?勇利喜歡什麼的?巧克力還是奶油?」坐在勇利身上的銀髮男人似乎正為了選擇哪個口味有點苦惱,「我今天倒是想吃巧克力小豬!」不到幾秒內男人就做了決定,他馬上把左手拿著的棕色冰淇淋桶打開,從裡面挖了兩大球冰淇淋後自顧自地放在勇利白花花的胸膛上,還特別故意落在靠近胸前兩點的位置──舔起來比較好吃,承他本人所說。

「嗯......,好冰。」被扒光的身體接觸到冰冷馬上起雞皮疙瘩,勇利打了個哆嗦後便下意識想要撥掉身上黏膩的感覺,「勇利別動,我幫你吃掉!」頑劣的男人輕笑著阻止掙扎的勇利。

「今天這種吃法我愛死了!」他俯身先是沿著乳/暈附近舔了一圈,間或用舌頭前端戳弄刺激乳/頭,冰涼的舔拭成功地引起勇利忍不住的低吟,巧克力冰淇淋的味道像是催化劑般助長俄羅人的情緒......。


***


所以勇利才覺得自己實在太低估俄羅斯人對冰淇淋的喜愛。


  88 2
评论(2)
热度(88)
  1. 维勇Yuri喵! 转载了此文字
    [我是搬运工]

© 喵! | Powered by LOFTER